泰安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【现代豫剧】难道爹娘不如狗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6:45:43 编辑:笔名
人物:老婆——70岁,大虎之母(孤独悲惨)
老舅——65岁,老婆之弟(风趣幽默)
大虎—— 5岁,老婆长子(道貌岸然)
彩云——25岁,老婆之女(孝顺善良)
大媳—— 5岁,大虎之妻(唯利是图)
二虎—— 0岁,老婆次子(楞眉呲牙)
二媳—— 0岁,二虎之妻(冷酷无情)

1.老舅家。农家大院。墙上树上挂着玉米穗、大蒜辫、红辣椒。
彩云:(搀扶老婆进院门)舅,舅,在家吗?
老舅:(从屋里出来)彩云来了?呀,姐,你也来了,有事么?
彩云:舅,俺爹俺娘已经在俺家住了两年多了。现在,俺爹的病越来越严重了。俺大哥和俺二哥都不管。我现在身体也不方便。你说……(哭)
老婆:兄弟呀,你姐我是没法儿了,才来找你。你说,要是让你姐夫死到闺女家,这多不合适呀!就算女婿不说啥,可人家还有公公和婆婆哩。两个孩子谁也不管,你说该怎么办呀?
老舅:这两个外甥太不像话了!依我说,干脆到法院告他们去!
老婆:别,别,家丑不可外扬。我来找你,是想让你当舅的去说说他们。
老舅:倒也是,这事传出去不好听,咱自己能解决了,当然好了。
彩云:舅,那你就去试试吧。
老舅:哎,彩云,你大哥现在是局长,有权有钱,有房有车,不会不养活老的吧?
彩云:舅啊——
(唱)俺大哥在县里当局长,
比国务院总理还要忙。
长年不见他来探望,
根本沾不上他一点光。
我去找他好几趟,
他端起架子不答腔。
当了官就把亲人忘,
早把爹娘扔一旁。
老舅:姐,彩云说的也太玄乎了吧?
老婆:不玄乎,句句是实。兄弟呀——
(唱)两个儿都躲得八丈远,
有了事你推我撤不靠前。
要不是彩云支应俺,
俺老俩,恐怕早就到阴间。
请兄弟把他俩劝一劝,
叫俺俩回到孩儿身边。
你姐夫眼看就要把气咽,
俺愁得心急火燎像油煎!
老舅:二虎呢?听说他在村办工厂上班,一年挣好几万呢,也不算困难呀,该养得起老人吧?
彩云:舅,他才不管哩。
老舅:他为啥不管?
彩云:(唱)俺二哥说话难听脾气爆,
提这事他就把头摇。
他说道,有事去把老大找,
别跟我磨嘴瞎吵吵。
他是老大又是局长不养老,
凭什么叫我把担子挑?
先让他养养老人尽尽孝,
做出个样子来我瞧瞧。
老舅:敢情是老二看不惯老大那副德行,是不是啊姐?
老婆:是啊,他俩是反贴门神不对脸,见面就蹬眼,说话就抬杠,硬是尿不到一把壶里呀。
(唱)常言说仇人转弟兄,
他俩是水火不相容。
一见面俩人就把眼蹬,
一说话俩人就把气生。
这个说那个不孝顺,
那个说这个忤逆虫。
互相埋怨,互相指责,互相推脱,都是嘴上劲,
实际行动很稀松。
老舅:姐,不对呀。为啥两个孩子都不管?是不是你们有做错的地方?
老婆:兄弟,我紧巴结人家,还不理我们呢,哪敢得罪他们啊?
老舅:那好。姐,你先回去。抽空我去二虎家坐坐,然后到县城找大虎谈谈。
彩云:舅,那我们就走了,这事就依靠你了(二人出门)。
老舅:(唱)大虎二虎不像样,
竟然不养爹和娘。
缺德少教把良心丧,
活生生两个白眼狼。
我去找他们把道理讲,
不听话就用拳头夯。

2.二虎家。五间楼房,漂亮阔气。二媳在扫院。
老舅:(进大门)二虎在家没有?
二媳:舅,来了,找二虎有事?
老舅:老二媳妇,我跟你说,你爹现在病得不轻,甭管以前谁对谁错,让二虎赶紧去把你爹接回来。你们当儿子媳妇的,叫老人一直住在闺女家,不是那回事儿。
二媳:这事甭跟俺说,找老大。他们又不是这一个孩子。老大家要是全死光了,不用吭气,俺就把他们接回来了。
老舅:老大家在县城,住三楼,老人上上下下不方便。
二媳:呀嗨,照舅这么说,县城里就都不养活老人了?
老舅:咱不是有这个条件么。再说,你们住的这五间楼房,砖瓦木料,钢筋水泥,都是你爹掏钱买的,也是他亲手盖的呀。
二媳:是他亲手盖的不假。但是分给我们了。现在是我们的。
老舅:老二媳妇,分家时我在场。你爹可是留了两间,住在这里养老哩。
二媳:舅——
(唱)你不能木匠斧子一面砍,
把老大家两口扔一边。
他买的楼房几十万,
我不信老人没掏钱。
用老的时候围着爹娘转,
养老的时候像足球射门员。
这个事他应该往前站,
不应当让我们来承担。
二虎:(刚睡醒,从屋里出来,打个哈欠,伸个懒腰)谁呀?
老舅:二虎在家呀。
二虎:舅,来了,有事?
老舅:二虎,赶紧去彩云家把你爹接回来,甭叫人家笑话。
二虎:这事你得去找俺哥。他当局长的不怕人家笑话,我才不怕哩。
老舅:先别说你哥,你这个当儿子的,该不该养活你爹你娘?
二虎:你先去问问俺哥,他该不该养活?他养活几天,我也养活几天。
老舅:这么说,你哥要是不养活,你也不养活?
二虎:舅——
(唱)前有车,后有辙,
弟弟跟着哥哥学,
大梁不正二梁歪,
俺哥咋着我咋着。
老舅:你小子少跟我油嘴滑舌!你说你养活不养活吧。
二虎:俺哥不养活,我也不养活。
老舅:你这个小鳖羔,气死我了(脱鞋就打)!你说你养活不养活?
二虎:(急忙拉媳妇躲进屋里,从窗户说)不养活。
二媳:不养活,就是不养活。
老舅:那我就去法院告你们!
二虎:想咋咋,我等着法院送传票哩。
老舅:咦,气死我了!
(唱)二虎他蛮不讲理态度蛮横,
竟敢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。
我这个当舅的顶个屁用?
本事小管不住亲外甥。
到县城再去给大虎下令,
他不会像二虎这么没水平。

.彩云家。农家院,与前两个院大同小异。老婆在院子里择韭菜。
老婆:(唱)老头子这几天卧床不起,
不吃饭不睁眼昏昏迷迷。
两个儿子都不搭理,
愁得我干转圈心里慌急。
多亏了彩云俺的好闺女,
掏钱给他爹治病疾。
每天是喂水喂药精心护理,
擦屎倒尿,捏手揉腿,洗澡按摩,挠痒捶背,伺候得很周齐。
实指望靠儿子来养老,
哪料到,她们都不是好东西。
生活命运是个谜,
就像那天上的云彩乱飘移。
猜不透哪块云彩能下雨,
哪个儿女能靠依。
彩云:娘,不知咋回事?俺爹的两只脚都肿了,
老婆:这可不是好兆头。常言说,男怕穿靴,女怕戴帽。你爹怕是活不了几天了。
彩云:娘,那咱就赶紧准备后事吧。
老婆:不知你舅能不能把你两个哥哥的思想做通?
彩云:娘,做不通你也甭发愁。俺爹死到俺家,我不计较。
老婆:还有你公公婆婆呢。
彩云:现在顾不上考虑那么多了。
老婆:唉,你舅要是说不下来,那就真没办法了。
彩云:咱没办法,国家有办法。去法院告他们。
老婆:彩云——
(唱)你大哥在县里是局长,
你二哥在厂里是科长。
他们都有头有脸有声望,
咱不能,给他们脸上抹黑帮倒忙。
打官司,他俩名誉受影响,
威信降低脸上也无光。
再作难也不能把公堂上,
娘没有那个狠心肠。

4.大虎住宅楼前。
【大虎开车门,大媳抱狗上车。
大媳:(唱)欢欢得了重感冒,
浑身颤抖发高烧。
忙得我一夜没睡觉,
又喂水来又灌药。
天明仍旧不见好,
我惊慌失措心里焦!
欢欢是我的心头肉,
欢欢是我的好宝宝。
它难受我心里也难受,
它发烧我身上也发烧。
它哀嚎我把眼泪掉,
又疼又爱怀中抱。
叫大虎马上开车把兽医找,
给俺欢欢把病瞧。
大虎,赶紧开车,去宠物医院。
大虎:好咧。
老舅:(上)大虎,大虎!
大虎:舅,你怎么来了?有啥事?
老舅:你爹添了病,病得很严重。
大虎:哎呀,就你们老年人事多,不叫人清闲一会儿。
老舅:你赶快回去跟二虎商量一下,把你爹接回来吧。
大虎:舅,我还有急事哩,忙得顾不上呀。
老舅:有啥事比你爹还重要吗?
大虎:舅,欢欢这孩子病了,好几天一口奶也不吃,输了几天液也不见好,我得赶紧送它上医院
大媳:大虎,咱儿子欢欢病得这么厉害,你还顾上跟咱舅黑答答白答答地扯闲话?赶紧开车往医院走吧!
老舅:儿子呢?我咋没看见儿子?
大虎:你外甥媳妇抱着呢。
老舅:吔,原来是只狗哇。
大媳:大虎,你跟咱舅啰嗦啥哩?赶紧开车!
老舅:大虎,你爹病得很重啊!
大媳:大虎,欢欢病得不轻啊!
老舅:大虎,你爹的病不能拖啊!咋办?
大媳:大虎,欢欢的病得赶紧治!快走!
老舅:大虎,是你爹重要,还是狗重要?
大媳:大虎,欢欢的病再迟延一会儿,就没命了!
老舅:大虎,难道你爹还不如一条狗吗?
大媳:大虎,欢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就不活了!
大虎:这……
(唱)一边是爹来一边是狗,
这两个都把我的心来揪。
谁轻谁重我看不透,
我应该,把哪个舍来将哪个丢?
到底先把谁来救?
左思右想犯了愁……
为讨好媳妇还是先救狗,
暂把老爹放后头。
大媳:哎呀,欢欢又抽开风了。欢欢,我可怜的欢欢啊!呜呜(哭)……
大虎:舅,欢欢病得很重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我得赶紧往医院。你叫二虎先把俺爹接到他家再说吧(开车跑了)。
老舅:大虎,大虎!
(唱)大虎他扔下我开车就走,
爹娘就根本没在他的心里头。
他爹有了病他丝毫不难受,
他的狗有了病他两口把心揪。
难道说他爹还不如一条狗?
对谁亲对谁近不用深究。
这种事儿世上真少有,
我替他脸红替他羞。
我只好灰心丧气往回走,
找姐姐把事情再商筹。

5.彩云家。
老舅:(进门)姐,我给你交差来了。
老婆:怎么样,他们管不管?
老舅:我是满怀信心而去,垂头丧气而归呀。
老婆:你是说,他们都不管?
老舅:我哩姐呀,你的俩孩儿,是马尾巴栓豆腐——不能提呀!
(唱)二虎家两口都不是种,
见了我楞眉呲牙气势凶。
一提起他爹就把眼瞪,
说的话又毒又绝瞎难听。
老婆:那大虎呢,他也说不管?
老舅:唉,大虎家两口才不能说呢。
(唱)他急着给狗去看病,
我的话就是耳旁风。
他心里,狗比爹娘还要重,
活脱脱一对忤逆虫!
老婆:唉,他弟兄俩都不管,可咋办呀?
老舅:我还是哪句话,到法院起诉他们,国家有办法。
老婆:兄弟,咱自己的家务事,可别去麻烦国家。
老舅:那你说咋办?
老婆:我再去找找二虎,跟他商量商量。
老舅:你去了准碰一鼻子灰。不信你就去试试。
老婆:姐脚疼不能走路,你推车去送我。
老舅:中,我去推车。

6.大路上。老舅用小推车推着老婆往二虎家走来。
老舅:(唱)庄稼人推车不用学,
只要屁股扭得活。
上坡时低头哈腰使劲往前拱,
下坡时两手刹车朝后拖。
左拐时右胳膊多吃劲,
右拐时左胳膊用力拨。
掌握平衡是诀窍,
说到底还是个掏力活。
(转唱腔)
俺姐夫姐姐作了孽,
人老了,弄了个生活没着落。
老大往后躲,
老二不养活。
一对白眼狼,
两个缩头鳖。
我真想把他俩的头来剁,
让这号忤逆虫把种绝。
姐,前面就是二虎家。你去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
老婆:中,那我去了。
【二媳拿烧香上供的物品走出大门。
二媳:(唱)提供品直奔奶奶庙,
行好积德把香烧。
让神灵的祥光把我照,
保佑我没灾没病把鸿运交。
【二媳和老婆正好碰上。
老婆:老二家,我正要找你呢。
二媳:找我啥事?
老婆:二虎呢?你爹快不中了,赶紧叫二虎把她爹弄回来吧。
二媳:你这个老婆子真糊涂!不知道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吗?你应该先找老大。从大排小,这是规矩,你懂不懂?活了七八十,真是白活了。
老婆:老二家,你院里有我们养老的两间房子,我不找你们找谁?
二媳:老大家刚买的新楼,几十万呢,我不信你们没给他凑钱。多少凑点也比这两间破房子值钱。你们还是去找老大,住新楼吧。

共 12004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鄂西北民歌中经常唱道:“一尺三寸生下地,尿骚屎臭娘身边,为儿下河洗屎片,没有太阳火烘干,五黄六月由是可,数九寒天真为难,屎湿左边换右边,尿湿右边换左边,倘若两边都尿湿,将儿搂在娘胸前,一层父母一层天,孝养父母理当然……”然而,这只是天下父母的一个美好愿望。君不见,现在有许多的不孝儿女,情愿虔心养狗养猫养宠物,也不愿全心全意养爹娘。有些儿女多的家庭,甚至互相推诿扯皮。剧中的大虎二虎,心目中根本就没有父母,尤其是那个大媳妇儿,把那只狗狗心疼得像一口气一样,却置公爹的病情于不顾。最为可气的是,老爹已病死在女儿家中,二虎和二媳却不肯给亡父挪出一席之地。他们只想着借老爹的丧事敛财,却不管老娘的死活,最后逼得老娘住岩屋。好在他们最后都受到了领导的批评和邻居们的遣责,终于幡然醒悟了。剧本构思精巧,情节设置合理,先抑后仰的表现手法,彰显了人间正道,传递着社会需要的正能量,而且唱词感人,引人共鸣,堪称佳作,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湖北武戈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82405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8-24 10:5 : 6 具有极强的教育意义的好剧本,欣赏了,问候白老师!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2 楼 文友: 2016-08-24 14:01:2 祝贺白老师的剧本加精!
 楼 文友: 2016-08-24 15:28:46 剧中两个儿子开始不孝,都不想赡养父母,后来经过批评教育,终于改邪归正。父母养育之恩不能忘,孝敬父母也是我们应尽的义务。品读美文,感受社会正能量,谢谢老师!
4 楼 文友: 2016-08-24 17:42: 1 传递正能量,点赞 打开心灵枷锁,书写岁月流沙!
5 楼 文友: 2016-08-25 1 :22:04 白老师的剧本很棒,可以看出老师的写作功底很深厚。我也喜欢豫剧,有机会我们切磋交流一下。感谢白老师对我的指点,给老师奉茶,问安! 写自己喜欢的文字,让别人点评去吧!
6 楼 文友: 2016-08-26 10:07: 2 精彩剧本 欣赏了!倒数十三 老汉 要改! 爱写作,特别是剧本。虽没天赋,但有执着,相信花开总有结果时。心梗病人是不是都有冠心病
幼儿口臭
生脉胶囊适合什么人用
宝宝中暑症状